顾家老酒

感谢点开。
顾酒。
寒冷的日子里可以管我叫顾茶。
时刻拒绝冬天,随时随地在喝热茶姜汤,真的很怕冷。

@阿哉想吸企鹅,我家可爱的画绑✔她真的超级好✔试图用尽一切美好的词汇来形容她✔。

混的圈不算多。
白夜玲珑→鸿珏
浪漫传说→隐弗
进击的巨人→利笠/笠尼

日常沉迷阿尼,
日常沉迷三笠。
以及日常吸弗雷。

我尽量有耐心。
耗尽耐心后会很暴躁。

就一烂写文的沙雕鸽子。
咕咕咕!

[卿如天下]

进巨使我自闭。
进巨吧使我致郁。
谏山创你可真他娘的魔鬼。

woc。
阿明被打了。
笠姑娘哭了。她哭了。
看见笠姑娘流泪的我已经在去世了。

卑微.jpg

江总生快!!!!
质量渣别嫌弃!!!!

终于肝完趁母上不在家赶紧抛弃作业结果到最后没有肝力了(……)

|💤一些琐事
下楼前在教室外(教室已经不让进了)坐了很长时间。
期间下了两次楼,一次是食堂开饭(不过我发现忘记带饭卡于是折回去,却在书包里翻到一个苹果,于是一个苹果顶了一顿);一次是老师让自由活动,去了操场(顺便指点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哄女朋友的同班同学,然后他对着她跪下了……后来知道她不开心是因为初中只有三年)。
下楼后排队体检排了两个多小时。
另一个班的队伍里有一个男孩穿着印着兵长的大头的褂子。
班里人废了好大的劲儿按住激动旋转嘶吼砸心口的我。
那个男孩很懵地看着。
(虽然那孩子好像并不知道兵长是谁。)

体检的时候有好几次不知道下一个应该去哪条队伍。
但我还是体检完了。

回家路上遇见了卖糖葫芦的三轮,问了一下,三块钱一串五块钱两串。
手里正好有五块钱,就买了两串。
一串水果的一串山楂的。
卖糖葫芦的大哥很和善。

码这行字的时候正在吃最后一串的糖霜,山楂太酸了。

相片的伴奏

♞放弃了放弃了玛丽苏不起来
♞鸿珏
♞摄影师×作曲家
♞我居然还特地开了个坑



[Chapter one💐|相机,牛肉,手表和“女孩儿”]

温暖的阳光从窗口渡进来,昏黄却令人着迷。
松散的午后瞌睡总那么舒适,揉揉懒倦的眼睛,使劲儿伸个懒腰,虽然还是不满足但这样的伸展已经很舒服了。
阳光也像没睡醒的样子,轻轻盖在老木桌上,瓷碗里凉掉了的红茶也被映出晚年老人的暖劲儿……我拿起手边的像机,拍下了这一幕。
本来想去些名胜古迹里找找灵感,结果遛到了一座城堡里——浪漫主义吗?竟然蛮符合我的口味的。
摄影师这种职业什么的后遗症真的大。
——“帝鸿”——我的名字。
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挺多的——毕竟曾经的老北京一霸,黑道干了十来年,搞得老一辈的听了我的名字都闻虎色变似的——大部分是女人,大学生巨多。
从事摄影师这门职业也是因为爱慕星辰大海、沙漠荒原,想要走遍世界以我的方式纪录所有的极致的美丽,来一场环球旅行。


“饿了”但是再怎么潇洒还是必须要吃饭,不然哪来的力气说走就走?“这家主人什么时候才打算开饭啊……”
算了,自己去买吧。
重新挂上相机,这是我的习惯,毕竟对我而言相机的重要程度要比女人对项链的的重视多的多。





“牛肉牛肉牛肉……”我慢慢逛着路边小摊,“牛牛牛牛牛牛……这什么?!”突然一张不知道是烂纸还是什么的东西糊在了我脸上,惊得我差点儿扔了手里刚接过来的四斤牛肉,“谁扔的?!”
扒拉下脸上的东西定睛一看居然是张大白纸???
突然手里的纸被抢了去,一句仓促并明显带有焦急和歉意的话紧接着响起:“十分抱歉!我买东西的时候一走神……”后面的字音渐渐模糊了,淡出了我的感知范围,我盯着他的手腕——上面有一块偏黑的咖啡色手表,表盘是迷人的茶色,就像自己刚醒来时窗外渡进来的昏光——偏瘦,肤质不错,光滑,蛮白。
“名字。”我握住她的手腕,因为肉少,骨头有些硌手。
“嗯?”她懵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说:“珏。我的名字,崔珏。”
我发出一个鼻音回应她,敛敛她的头发,大概是跑太急了,头发很乱,糟乱的发丝遮住了脸,声音也沉得不像个女人。她好像对我突兀的行为感到意外,身子绷得紧紧的,似乎还屏住了呼吸。
“别紧张。”我突然起了兴致,掐灭了烧到一半的烟,把嘴里含着的烟气尽数吐到了她脸上,偶尔当当逗小女生的怪大叔也不错。
“咳咳、咳咳咳……咳、咳。”崔珏抬起手不停地扇她面前的空气,顺便把我没替她敛好的头发也一并顺到耳后,“干什么啊?我不是道了歉了吗……您这样很过分……咳咳。”
嗯?我愣了愣。
重新点上一支烟,我看见他警惕地后退了一步,呵,怎么跟个兔子似的,可爱的孩子。
“帝鸿。”吐出口烟圈,我听见自己缓慢的吐字,“我是帝鸿。”
崔珏放松下来:“知道了。”
“是让你记住。”
“啊?”
“怎么?记个名字还会嫌亏?”
“……啊哦、不是这样的!”
“那就记着:帝鸿。”
“……”
“听见没有?”
“听见了。”
“记住了吗?”
“记住了。”
“真的?”
“真的。”
我又含上一口烟,凑近他:“真的?”他急忙窜开,却又好脾气地取下一直别在他胸前小口袋上的钢笔,垫着身边水果摊的支棚木梁,要写什么,可钢笔却不出水,于是他朝人少的方向用劲儿甩了甩,复又写上“帝宏”。字体蛮秀气,像他本人一样清瘦。
只是——我走上前去,把他罩在身前,抽出他手里的钢笔,划了他的字,在它旁边添上“帝鸿”:“我的名字,是这么写的。”我把钢笔还给他,他小小的尴尬了一下,又写了两个字“崔珏”。“呐,这是我的名字,是这两个字。”崔珏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记住了。”我敲敲自己的脑壳,“合并的两块玉,玉中之王。”
崔珏的脸有点儿红:“这么说……也没错。”
“我呢?”我问他。
“鸿,不就是大雁嘛。”他说。
……好个崔珏。
“行了。”我揉揉他的脑袋,“不早了,我回去了。”
“……嗯。那再见!”他冲我挥手。
“再见。”





我掐了烟。
日落了。
回头看,一个白色的身影,愈行愈远。
他取钢笔的时候……看到锁骨了啊。

————————chapter one End————

居然为了这个专门开了一坑jfsmtjsunge。
原设定帝鸿其实叫“帝·欧阳烈火·嗜血曼陀罗·浪人阡陌·冷凝夏·高舞九天之玄凤·盛夏晴天之花·鸿”。
但我实在写不来这种不ooc的玛丽苏。
挑战自我失败_(:з」∠)_。
和那个“崔·璎花绫珞千年等一回·梦之冰雪·琉璃晶玫瑰·渊海之星辰·风梦雪之弑神绝杀者·殇雨茉莉花海·珏”是一个系列,但是珏儿的开头……看以后能不能补上吧……

@阿哉想吸企鹅 我更了!!!!快夸我!!!!

请务必去看看!这么温暖的弗雷我吸爆!!

易寒: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3774890/放两张图吸引一下注意力……


弗雷中心手书(未完成),已经放b站啦~希望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本来是打算做完再发,不过看现实情况是没法继续肝下去了,都不想心心念念放不下,就干脆发出来啦,明年考完再填坑吧

是很温柔的歌,想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给他

没什么意思的段子,就,凑更。

[玛丽苏出天际沙雕霸道总裁爱上我·一]

夜晚的星星很亮。银河仿佛一条晶莹的露珠镶嵌而成的小路,在墨色晚空上曲折蜿蜒。
这是一座城堡,法式浪漫古典的风格很令我着迷,刚刚好的色调,刚刚好的搭配,刚刚好的样式,总能让我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想海浪拍着沙滩,可这浪花却温柔得不可思议。
单脚立在塔尖上,晚风卷起我披散肩头的更甚三千苍雪仿佛盛放在世间最美的雪莲般的银白的长发,在月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点。有细心的人见了,总是大声尖叫说真的好美。总让我觉得她们的视力不是一般的好。
身为一名作曲家,总得寻个地方找找创作的感觉,于是我就成了这里的常客,立在塔尖上,让星河给予我灵感。
对,我是一名挺有名气的作曲家,喜欢钢琴和手风琴,喜欢西班牙语和后摇纯音乐。并有个世人皆知的名字——崔·璎花绫珞千年等一回·梦之冰雪·琉璃晶玫瑰·渊海之星辰·风梦雪之弑神绝杀者·殇雨茉莉花海·珏。
自幼对音乐这种能够贯彻心灵的声音有浓厚的兴趣,别人一个学期的知识我努力一把可以在一个月里学完并几乎全优,深得音乐教授喜爱,被视为整个学院的镇院之宝

今天的创作意外顺利,只是,
脚真他妈疼。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如果有)分解




[人鱼国度·一]

帝鸿:崔珏!
崔珏:干嘛干嘛干嘛?
帝鸿:你个大男人(鱼)往胸前放什么贝壳?!以为自己是个小姑娘胸口有东西可挡吗?!
崔珏:貌似对吼……
于是第二天崔珏就把贝壳摘了。
被帝鸿看见,一个没忍住给干了个爽。
崔珏:帝鸿你mmp。

[人鱼国度·二]

帝鸿:崔珏!
崔珏:干嘛干嘛干嘛?
帝鸿:你个大男人(鱼)往胸前放什么贝壳?!以为自己是个小姑娘胸口有东西可挡吗?!
崔珏:你他妈以为这是为什么啊?!上次是谁对我干了可耻的事情你忘了吗?!
帝鸿:本王保证这次不会了。
崔珏:你的保证有个屁用有本事别啃我胸口啊红一块紫一块的还有脸让我摘贝壳!!
帝鸿:好的那么这次不啃了。
崔珏:嗯好……等等?!
于是俩人(鱼)又在大庭广众之下爽了一回。
真是的散了散了两条鱼交配又什么好看的X
多正常啊X




[三界最强的男人]

崔珏:我要成为三界最强的男人!
路过的帝鸿:?!

当晚被迫结了个婚的崔珏左想右想觉得自己话说的没毛病啊!






就是混个更_(┐「ε:)_。
这几天都没有好玩的脑洞了(˘•ω•˘)都怪前桌那个犯贱的小混犊子。

微博上的图……
情头……嗯……
……官方……

这阵子破事儿真多(◉ω◉υ)•³.₃。

|🌻(((*°▽°*)八(*°▽°*)))能跟你有共同语言并且理解你的人不少,但世界那么大,他们分散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省市、不同的街道,这么细数下来,真正能够遇见的实在不多了。

|🍶ヾ( ̄ー ̄)X(^^)ゞ也许同一幅画、同一段文字,在某些圈子里会得到鼓励和指点;但至少目前我身边的人不可能理解,因为我知道这一点因此我尽量避免被看到,但他们总吵吵着“给我看一下给我看一下”,于是看完后噫的一声长音推我一把大声喊“真恶心呀你是变态吗?”。

|🍵☆-(ノ°Д°)ノ画被划了怎么样?我照样补好!虽然不可能跟原来一模一样!

|☕☆-(ノ°Д°)ノ靠!

|🍻☆-(ノ°Д°)ノ感谢网络!我爱你们!



/☁P2是随笔的弗二爷。
/🐾我人设可帅(……

脑子里一直循环播放兵长对三笠说:你愿意忽视身高的差距跟我结婚嘛?

真是丧心病狂。

自从(因为心疼三笠而)放弃艾笠后的我无药可救地深深迷上了利笠。

“我奉劝你收敛一点,矮东西。”
“不可能的,高东西。”

标珑

1.Adventure(冒险)

明知是禁地,阿标却义无反顾地踹开了大门。
戾气逐渐侵蚀着她的身体,而可怕的魔物还在一波接一波永远打不完似的朝她扑来。
少女坚毅的眼神告诉它们她绝不退缩。
必须找到那位凤凰,她挥动疲惫的手臂想着,因为还有个女孩儿等她去救。

2.Angst(焦虑)

根本不可能会赢。面对袭向自己的无穷无尽的魔物,阿标终于倒在了满地碎石上,尖锐的石棱划开她的伤口,旧伤添新伤。
她一身血地躺着,任由戾气在身上蔓延。
她只想着她的小女孩儿怎么样了,还有没有得救的可能,如果自己真的倒下了她会不会伤心。
阿标站不起来了。她不想让她的小女孩儿出事。所以她很担心。

3.Crackfic(片段)

“阿标我们一起去小卖部买零食吧!”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女孩儿欢天喜地眯着笑脸拉自己的手。
“阿标你怎么又受伤了!!是不是又不听话去和刘傍同学他们打架去了!”手臂被结结实实地扎了圈绷带,伤口被药物覆盖着有点蛰的慌,眼前的女孩儿故意装出了一副超凶的模样。
“呜呜呜阿标你和父母一起住吗?哦……这样的话你今晚可以和我一起住嘛?我我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啊啊我爸妈出差了不在的!!!”看完恐怖片从电影院里出来,要分别的时候女孩儿突然可怜巴巴地对自己说。

这就是死前走马灯么?她哭了。
阿标想小女孩儿了,阿标想自己的小女孩儿玲珑了。

4.Crime(背德)

阿标和玲珑正式交往的那日,收到了很多人的祝福,当然也少不了鄙夷和白眼。
她们不去理会那些唾弃。阿标是根本懒得理,玲珑是早就习惯了。
“有你在就好了。”她们牵着对方的手不约而同地想道。

11.Fluff(轻松)

八月的早晨,阳光不会很热也不会很冷,穿过树荫钻到地上、学校的长椅上、阿标和玲珑的身上。
两个女孩儿坐在凉丝丝的长椅上满心欢喜地看花坛里盛开的鲜花。“阿标喜欢什么花呢?”玲珑晃晃与阿标牵在一起手问道。“不知道。”阿标面无表情地回答,她眼里分明写着疑惑。“那你喜欢玫瑰吗?或者是茉莉?星星草?绣球花呢?”玲珑还是不肯放弃,像是不得到答案就不罢休一样。阿标往后倾倾身体,靠着椅背抬头看天:“玲珑呢?喜欢什么形状的云朵?或者喜欢什么样的树丛影子?”“唔……”“我喜欢兔子形状的哦。”阿标说。“那我也喜欢兔子的吧。”玲珑看着天上棉花糖似的白云出神。
阿标就看着玲珑的笑脸出神。
两个女孩坐在不那么凉了的长椅上满心欢喜地看湛蓝的天空上慢悠悠飘着的白云。

她们笑的很好看。

即使你喜欢的是天上的月亮,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它偷下来给你,再用银河里的星星摆出你爱的形状和爱你的形状。

12.Future Fic(未来)

我会给你买一件更美丽的白色连衣裙,我会在你的帽子上束一条嫣红色的缎带,我会带你去普罗旺斯的薰衣草庄园……

下雨声哗哗啦啦,乌云密布,没有风,没有可怕的雷声,没有绚丽的闪电,空气闷的令人难受,密集的雨点击打在树上树叶发出令人烦躁和不安的声响。
“叩叩……叩……叩”门外断断续续地传来声响,让这个雨夜显得更加焦虑。
听见敲门声,玲珑只觉得疑惑,这么晚了,又是这种天气,有谁会来拜访呢?
她犹犹豫豫地打开门,只见一个熟悉的带翅膀的小花发卡划过视线,有谁倒在了自己身上。
是……你吗?
玲珑小心翼翼地关上门,不让门外冰冷的雨点打在怀里的女孩儿身上。
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是血、全身都是、是血!她身上的血!!!

玲珑抱紧了她,不顾自己也会被她身上的雨水和血水浸湿,她不想她冻着,也不想她伤成这样。
身体开始颤抖……抑制不住的颤抖!好害怕……好害怕!!眼泪一颗连一颗从眼眶里涌出,喉咙里的呜咽也浸透了恐惧。

“……别哭……”阿标的声音缥缈甚雪。
不要哭泣,这样我是无法原谅惹你伤心的自己的。

玲珑看见阿标的鲜血淋漓和遍体鳞伤。
阿标看见玲珑不住颤抖的身体和眼泪。


我不会再受伤了。真的。
我会带你去一切你想去的地方。哪怕走遍全世界。
带你去法国的巴黎,带你去意大利的威尼斯,带你去东南亚的巴厘岛,带你去阿姆斯特丹的运河……
总有一天,我会的。


玲珑抱紧了怀里的女孩。

13.Horror(惊悚)

阿标走在夜晚的街道上,路灯照着她单薄的身影。
突然!她猛的别过头!脸色煞白!嘴唇发紫!
眼里的恐惧随着她不知什么样的思想逐渐放大……她看见肉铺老板在杀兔子!!!


14.Humor(幽默)

某天黎奴给小鹉和玲珑讲了个笑话,话音刚落小鹉捂着肚子蛤蛤蛤笑个不停。
但是玲珑却一脸懵逼找不出笑点在哪。
“刘傍说阿标每天都会对她笑而且笑的可漂亮可漂亮的!”黎奴是死憋着笑才说出这句话的。

难道阿标不是不是每天都有笑吗???笑点在哪里啊喂!??玲珑依旧持续黑人问号。

——————————————————————
实在来不及了先码这些吧我会尽快写完补上的!!! @阿哉想吸企鹅
是接上次的标珑!
序号问题是因为我是接着蹦着写的!